时随.

不定时更新,严重老年痴呆症患者,中二病[不是一般的]

【无知伤害】

    *ooc注意
    *第三视角注意
   
      CP. Wesker / Chris

   
    “它”开花了。

     窗外天气正明朗着—— 一点都没有像要为逝去之人悲伤的气氛。

   
    一镂阳光不偏不倚的照射到照片上的人,那是他还正青涩懵懂,桀骜不驯的骨子多多少少暴露了些出来。

    克里斯.雷德菲尔德。

   女人轻轻的摇晃着杯中的红酒,低语着他的名字,眼中神色波澜起伏。

  “我触及什么,什么就破碎。” *

  最后一夜共进晚餐时,“13号”神色淡然的对Alex.wesker说道。

   “在一切还尚未支离破碎之时,我已为他铺好垫脚石。”

   女人也曾想问他是否值得,话到口边,却又说不出口。阿尔伯特.威斯克想必早已深思熟虑,以至最后的结局,自然是不用她多提。

   “阿尔伯特,他原先只是一颗随时可扔的棋子。”

   但她不解。

   “光照进来了,Alex.”金发男人放下餐具,优雅的举起红酒。

   “阻挡它的门就再也关不上了。

   克里斯.雷德菲尔德...吗?她为这新奇的比喻挑了挑眉。

   他甚至没有为你而悲伤,Albert,他得到了一切,你为他付出他应付的代价不觉得讽刺吗。

   那都是你应该拥有的。

   “威斯克!!!”飞机上的男人声嘶力竭的大吼着,冰冷的心脏似乎已经停止了跳动。

    晶莹剔透的泪水从脸上滑下,却惭愧的在岩浆的热度下化为了水蒸气。

    “无知者无罪,但往往在其之后,要遇到一个更黑暗的世界。”

  “这是我对你的惩罚。”

  谁才是无知者?

神舍弃了你,阿尔伯特。

 

  女人骤然捏碎手中的杯子,鲜血与碎片一起落到地毯上

  我们从未胜利。


*卡夫卡名言

#此脑洞来源于我老婆(不,基友。

天哪,太可怜了,怎么会有这么可怜又可爱的人?

丝语:

加个瓦

秋夜纱:

听话地转了w

QwQ:

哈哈哈,怎么办?恭敬不如从命好了。

滑稽基:

太可怜了!太不人性了!太丧心病狂了!不转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粉丝团团长

布鲁斯的猫耳罩:

跟个风(别管我我有病)

【叉盾】 SLEEP (睡眠)

 角色死亡注意
严重ooc注意

  一

     他强迫性的挑起他的头,在他耳边呢喃着情人之间的爱语,欣赏着美国队长被泪水沾湿了的脸,在他伤心时适当的勾起嘴角,以便嘲笑他的努力换来的结果。

      “看啊,队长,九头蛇改变了世界。”

     他张开双臂,走在爱人的前方,高声欢呼着自己所得的成就,猛地又停下了,转身看着自己曾经的队长。

      似乎还觉着不够,闭着眼睛冥思苦想之后,翘起嘴唇,笑的更欢了— —

      “和你一起。”*

      跪着的男孩最终忍不住崩溃嚎啕大哭,身子蜷缩着,被绝望侵蚀的大脑不停的期望自己赶快消亡,再也不顾其往日的尊严与荣耀。

    二

     阴暗的地下室里住着一个人——他整天像睡美人一般闭着眼,温顺的金发一丝不苟的彰显着它的存在,高挺的鼻梁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失去了往日的精神,紧紧闭上的嘴唇不再吐露出一句安慰的话语。

     美国队长终不过还是个人。

     交叉骨每天都会来看他,有时陪他说说话,做一些情人之间该做的事,有时只是来嘲笑他,伴随着尖锐刺耳的单词。

     “Hey,my Bitch.”

     只是再也没有往日的回应与相继而来的愤怒。只剩下说完后空荡荡的麻木与冰冷。

  三

     交叉骨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 哪怕美国队长昔日温暖的触感只剩下寒冷,总是上扬的嘴角变成了最后的懊悔与苦涩。

  
     但是他还是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 “队长。”话一出口,才发现人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 他知道美国队长是不败的神话,绝不可能死于懦弱的自杀。

     也绝不承认是自己逼死了他。

  
     他只是

    只是睡着了而已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.


    *交叉骨用各种药剂(十分强♀劲的那种)洗脑美国队长与他为♀伍,在美国队长的帮助下,九头蛇最终完成了他们的计划。